奇艺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人道皇朝 > 第六十二章 无事
背景 字色 大小 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

第六十二章 无事

作者:十年老树

推荐阅读: 灭界残兵神话版三国帝逆洪荒神级插班生三界苍穹招宝天尊萧升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丧尸不修仙流星尘埃我的海贼王狂想曲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嬴易冷眉一挑,道:“君上让你们这些修行者进入四方军府,可不是让你们来这里争权夺利的!”

    青衫男子脸色骤变,道:“你是朝廷的人。”

    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躺在地上的秋风歌,他思绪重新回到最先前的那个想法,道:“秋宗律是你杀的!”

    “不错。”

    “既然如此,你也可以去死了!”

    轰隆!

    青衫男子声音落毕,嬴易头顶骤然出现一团青色光华,像是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在拼命的拉扯着,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只大鹏的羽翼,黑色的夜空瞬间被照的无比明亮。

    感受到光翼上的强烈元气波动,嬴易知道青衫男子是真的想要杀死他,而且动用了本命境修行者真正的力量。

    五境的力量,即使如今他底牌尽出,也不可能抵挡得住,面对青衫男子惊天一击,嬴易此时的感觉就像是站在巨大的瀑布之下,看着随时要落在头上的水帘一样,像是怎样反抗都改变不了最终的结局。

    面对那团暴虐的元气光翼,嬴易没有丝毫动作,甚至连头都没有抬起,像是要任由那股足以轻易毁掉数十座屋宅的力量就这样落在他身上。

    青衫男子眉头微微皱起,他想不明白嬴易究竟有何仰仗,即使同为五境的修行者在面对他这式“垂天翼”时,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何况他能感受到嬴易还没有跨入五境。

    像是燃烧起来一样,无数青色的元气如同火焰般附着在光翼之上,隐隐有股烧焦了的味道,就像是真正的羽毛被点燃了一样。

    额前数缕黑发飘起,凌厉的元气风暴将他的衣袍吹动的猎猎作响,嬴易依然显得很平静,他的确挡不住青衫男子这一击,但是有人能挡住。

    一股阴冷的元气突兀从虚空内壁挤出,就像是一条平静的河流中,突然冲进来另一股水流,所以原本的平静瞬间就被打破。

    铮!

    极像是琴弦被拨动的声音,嬴易头顶生出一片涟漪,就像是一层轻纱一样,不过却是黑色的。

    几乎是这道涟漪刚刚生出,那道青色光翼就落了下来,两股本命境的力量直接在嬴易头顶上空炸开,但是诡异的却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不知何时,嬴易头顶出现了一柄黑色的油布雨伞。

    雨伞的作用自然是为了挡雨,所以这片院子上空开始落下雨水,很清凉,而且显得异常透亮,就像是无数细小的玉石一样。

    这样的雨水,当然不是寻常的雨水,天地元气相互挤压凝成实质,就是这样的灵液,因此这场雨并不是寻常的雨水,而是灵雨。

    抓着雨伞的手臂很宽阔,上面还有一些细小的刺青,隐约像是一张细小的蛛网,所以撑着雨伞的人并不是嬴易自己。

    灵雨落在地上,像是珠子掉落下来的声音,伞布上滴答作响,抓着雨伞的手臂已经湿了一大片,黑色的衣袍被打湿后变的和伞布一般颜色。

    青衫男子静静站着,周围的雨水像是畏惧他一样,经过他身旁时时都绕了开来,所以他身前很自然的就形成一道水帘。

    青衫男子不认识嬴易,更不认识持伞的魏槐,但是他能够感受到魏槐身上危险的气息,所以他并没有继续出手,只是很戒备的看着魏槐,同时还带着一丝疑惑的神情。

    “现在,又回到了最初那个话题,你是谁?”

    既然魏槐已经来了,青衫男子自然已经杀不了他,况且他能够感受到青衫男子也没有继续出手的意思,所以嬴易可以继续问着刚他没有回答的那个问题。

    青衫男子眉目皱起,自从见到秋风歌已经死了,他就感觉事情已经不知觉发生某些变化,此时魏槐的出现,更是令他措手不及,本命境的修行者,如今的台山北军也就只有方启天一人。

    这样的人物无论在哪里都会被奉为上宾,又岂会为了他人持伞而打湿自己半边身子,所以他不自猜测嬴易的真实身份。

    青衫男子沉默不语,嬴易自然还有其他办法,所以他将目光放置魏槐身上。

    罗网与黑冰台潜藏在燕京的所有人员都受魏槐掌控,每日都有大量的情报被摆放在他眼前,而赶来北台山的宗门修行者,绝大数都在罗网的监控之下。

    青衫男子就算不说明他的身份,嬴易依然能够通过魏槐知道他究竟是谁。

    跟随嬴易也有一段时间,因此魏槐很轻易就知道嬴易的心思,他右手持着伞柄并没有放下,只是身子微微朝下躬了半分,道:“羊青山。”

    嬴易眉目一挑,显然对魏槐的回答很意外,“羊青山”这三个字,是他最近听到最多的名字,但也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也不会想到会在这样的场景,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魏槐说话声音不大,只是寻常说话的语气,但是青衫男子距离嬴易两人并不远,所以他也能够听得到。

    他并没有说话,只是看向嬴易两人的眼神更加重视了。

    “羊青山……”

    嬴易一阵低吟,随后朝着他说道:“什么时候,玄心宗的人也管起古源剑斋的事情了!”

    此言自然不仅仅是指玄心宗与古源剑斋两个修行宗门,而是折射出这次所有前往阴山郡的修行宗门,羊青山自然能够听明白嬴易话音里面的意思。

    单一的宗门自然不可能与一个王朝相抗衡,但是他们依然能够让燕帝做出让步,甚至还无比忌惮,就是因为这些宗门相互勾连在一起,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即使燕帝也不愿意真的与这些宗门撕破脸皮,毕竟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剿灭所有的修行宗门。

    而且燕王朝也是因为有这些修行宗门的存在,一定意义上才变的更加稳固,毕竟无论哪个王朝想要讨伐燕地,都要将燕京所有的修行宗门计算在内。

    羊青山注视了嬴易许久,冷声道:“朝廷何时又能管到宗门的事情?”

    两者都很明白彼此的关系,因此羊青山也不遮掩,直接用这句话将嬴易堵死,本来就是,朝廷管不上宗门,宗门也插不进朝堂,这是那些大人物早已形成的默契。

    “今夜只是开始,但我希望也是结束,宗门会遵守朝廷的游戏规则,但是朝廷也必须懂得宗门的游戏规则,这样的事情若是再有下一次,恐怕就不是我来向阁下讨教说法了。”

    羊青山来的突然,走的同样干脆,说完话就已经离开了,同时带走了秋风歌的遗体,无论秋风歌生前是什么身份,现在他就是古源剑斋的修行者,秋风歌带走他的尸体也不为过。

    嬴易也没有阻拦,更犯不上阻拦,方启天想要看看他的能力,秋风歌已经死了,这就是他的能力,至于一些细枝末节,就算方启天知道了,他也丝毫不会在意。

    像是羊青山一样,这场灵雨来的突然,去的同样突然,空气中除了湿润了一些,并没有其他更多的变化,只是院子里那株梨树,像是变的更加有生机了。

    “殿下,羊青山他……”

    魏槐收起雨伞,看着羊青山离去的背影,他不明白为什么嬴易刚才不让他出手留下羊青山,在他的情报中,羊青山斩去甲十九一条手臂,但是他自己同样遭受重创,此时他出手未必不能彻底杀死羊青山。

    嬴易眼神微微眯起,道:“此人与我还有用处,他将是替我们明面牵制方启天的最大助力,现在还不是杀他的时候,何况我没有必要替方启天杀人,我们来到台山北军可不是帮助燕帝打压那些修行宗门的。”

    顿了顿,嬴易继续道:“虽然现在不杀他,但是却不能让他闲着,若是破坏了我们的计划,那就得不偿失了。”

    魏槐若有所思,第二句他能够听明白,甲二十七已经被嬴易派了出去,只是前一句他依然有些不明白,羊青山是明面上帮助他们牵制方启天的一枚重要棋子,那暗地里又是谁,又为什么会帮他们。

    虽然疑惑,但他并没有开口向嬴易询问,有些事情知道了未必是好事情,特别是关系一些重要的隐秘。

    他只需要知道他应该知道的,至于那些不能让他知道的,魏槐自认为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多一分了解,或许就多一分危险。

    ……

    ps:前面写错羊青山是朝阳宗的修行者,其实他是玄心宗的修行者,我已经改过来了,见谅。(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